三 行 情 书

夜幕中

你回头露齿而笑

我看见了月亮身上的创口

到月球

我永远爱莓宝贝!!!💘💘💘💫💫💫😆😆😆😚😚😚希望你天天都开心,每天能做好梦

momo:

斯法菲莱特讨厌投机取巧。所以没有人会去怀疑法斯法菲莱特与辰砂关系恶劣,在他们看来,两人的不对盘叫命运。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硝烟味由辰砂起头,一路蔓延至法斯法菲莱特的寝室,伤及无辜时法斯法菲莱特代他说对不起,换来他的一声冷哼。哪怕法斯法菲莱特还什么都没做过,薄荷色的他注定让辰砂喜欢不起来。辰砂讨厌法斯法菲莱特,不单单是指法斯法菲莱特一人,所有月人喜欢的,他都讨厌。辰砂是特殊的存在。他克制欲望,没有丁点善意,他的善与恶躲进毒液里,全部是赠予月人的礼物。那天的法斯法菲莱特比起质问更像是在无理取闹,但辰砂看见他,就像看到了金刚老师,看到了他的那些同胞。他们挡在法斯法菲莱特的身前,辰砂站在他们的对面,他本该说点什么,最后也忘了个干净。法斯法菲莱特当然可以无理取闹,他是幼小、脆弱,是最受宠的孩子。法斯法菲莱特就算无理取闹千千万万遍,也没有关系的。大家的爱流淌在他的生命里,他的眼睛、鼻子、嘴巴,全部是大家爱的证明。而辰砂,而他就不行。


辰砂有段时间常常会想:我是什么呢?法斯法菲莱特离月球那么近,他知道我是什么吗?法斯法菲莱特在月球上,听不见辰砂的心音,但他在月球上,不由自主地想要摇头。法斯法菲莱特是谁,辰砂又是谁,他在月球上,只有一个月人王子。月人王子告诉他,投机取巧也没关系。他不能相信也不得不信了。他现在所有的,很大一部分都和月人王子有关系。可月人王子不会把他复原,不会帮他找回记忆。青鸟落在法斯法菲莱特的肩上,月亮允许了。法斯法菲莱特眺望那颗蓝色的星球,他逐渐感到无处可逃。以前他贴近海滨的时候,月人打捞他,从月亮来的是猎人,地上的他们是猎物。等他自投罗网跟着到了月球,反而成了月亮的宾客。法斯法菲莱特和青鸟待在一起,它的一双爪牢牢抓住他,他们无处可逃。这时黄蝴蝶亲吻他的唇瓣,辰砂觉得它们像是月亮的影子,正在亲吻死神。

我永远喜欢落落(流泪辞辞头.jpg)

风吹风上:

虽虽虽然还有几天朝朝才生日,但但但是因为那几天不能上线就提前发了x
祝你生日快乐呀!!!!
再开始能鼓气勇气和朝朝说话实在是太好了!!很高兴认识朝朝ww
@辞朝

水星旅行

生日快乐

梶先生——我知道他们总是唤你梶君,可是我总是在心里偷偷这样称呼你——夜已经很深了,我正踱步在河边,等待黎明掀开夜晚黑色的帐幕。河水永无止息地流淌,安然淡漠,一言不发。它从哪里来,又将流向哪里去,谁都无从知晓。我猜最开始是水珠从天上来,突兀地坠落在贫瘠薄凉的土地上,一颗裹挟着一颗向着夜幕推进,细细的河流就这样隐秘地形成并游移,我终于得已目遇生命无声萌发,看见生机跃跃欲试。抽刀断水水更流,细语终于汇成高歌,浪朵扑向远方的怀抱,热情又羞涩一如纯白衣裙的少女;暗流漩涡又像我这自私的脉搏,永远只暗暗为我一人鼓动。水流一股一股挤在一起,一根一根推在一起,滋润我的心房,我终于得已目遇生命吐芽展叶,看见生机勃勃四起。我摘下月亮把它磨成粉末,它有着这世间最圣洁的颜色和魂灵,我把它们一点点撒在你的身上,波光粼粼好似醉酒,而我什么也不说,和河流一样,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只送你最珍贵的礼物,掬起一捧河水作为我的眼泪,我目送你笑着走向更遥远的彼方。

一个质问箱!

网址见评论
欢迎大家来玩🌟

身陷牢笼唇吻花瓣

原作:Darling in the Franxx
CP:1602 其实我更喜欢叫他们鹤望兰组
与原作设定有出入

16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又怪诞的梦。隆冬,森林,迷雾,素未谋面的少女只着单薄的白裙,青色的双目直直把他盯住,不知烈焰还是火球岩浆浇筑成她血红的躯壳,她的赤足踩过干枯萎缩的落叶,蔓延凸起的树根,双手握住的十字架反射出寒光直入双眼,后凌厉一转,割裂脸颊。她跪在他的皮靴旁,扬起头颅,颤着嘴唇问他,我是不是一个好女孩?16答不上来。那流淌的蓝色究竟是眼泪还是血液?

-

02最喜欢和16在雷暴夜里接吻。她喜欢白昼和黑夜瞬间交替,新鲜又刺激,她按捺不住狂跳的心脏,却善于从中成功定格到爱人的脸庞,尽可将双手抚在他的胸膛上,没有闲言碎语阻止他们,唯一的耳畔私语诉说着不会逝去的爱情;隔着衣物也能触摸到人类的温度,也就是他的温度,还有热切的起伏始终如一。16深知怀中柔软的躯体里隐秘着胜过潘多拉魔盒的危险与灾难,吻的越深会陷的越深,可是这一刻,他纵容暴怒的炸雷接连裂开,放任淬毒的白刃撕裂夜幕,甚至无视未知的生命悄然陨落,他唯感知到她独有的温柔——他知道她偏过头去吮他的唇瓣,是为了避免藏有诅咒的红魔角误伤自己。

一吻毕,两人钻进被窝,与世隔离开来。02没有如以往再在他的脸庞上索取温存。16猜出她有心事,帮她把樱色的长发别到耳后,顺势摸到她的耳垂和脖颈。亲爱的,我是不是一个好女孩?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一改往日的果断强硬,16甚至能在浓稠的黑暗里看到02毫无生气的眼睛。我爱你。不早了,快睡吧。 02痛苦地合上了眼睛,但她并没有因为爱人诚挚的表白而住进美梦乡里去。她知道自己比任何人都要疯狂,甚至可恶——为了威胁别人可以从三十层一跃而下,昂起头颅张开双臂,别人尖叫她欢笑,快活似神仙飘飘;为了留下16的驾驶权,她踏着高跟踩在会议圆桌上,咬开红酒瓶塞,暗红色的液体被浇到最高指挥官的头顶上;15扯着她的衣领,噙着眼泪求她别再来干扰16的生活,她一把甩开她的手,笑眯眯地说与你无关。她知道自己死不了,可以活到宇宙的尽头,她要快快乐乐地享受这长的要命的人生,而当15嘶喊着“16永远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坏女孩”的时候,她胸口久违地剧烈起伏,久久说不出话来。她把15逼到角落里,眼神凶悍地如同久违进食的猎豹,难以遏制的本性逼迫她显出獠牙,几乎要扯断她的理智。她02永远不会相信16会爱上所谓的好女孩15。她开始涂口红,力道之大像要划烂嘴唇;她开始喷香水,空气中总是弥漫着她神经质的气息;她越来越喜欢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拿着那面边缘残破的镜子和自己面面相觑。她很少再说话,即便是16满面笑容而来,她也扭头垂眉而去。即便如此,她却近乎疯狂地偷窥着16,看他吃饭,看他笑,看他玩球,看他和15讲话。她意识到对方不是没有察觉,且欲言又止地厉害,她就在房间里摆满了镜子,无论哪个角落都能反射进他的容貌。相对的,她一起身,整个房间都是她的模样,她的红魔角。她终于明白了,她从来都不是个好女孩,因为她从来都不是人类啊。

16和伙伴撞开02的房间门的时候,02已经没有了踪影。16恨自己睡得太沉,直到远方撕心裂肺的嚎叫凄厉地划破黎明之时,他才意识到身旁没了温度。他踏进她的房间,看见乱糟糟的床铺,看见一截粉发,看见刀,看见粘稠的蓝色液滴,看见两块红色的坚硬月牙,看见破碎的镜面里都是他自己的蓝眼睛。

16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又怪诞的梦。隆冬,森林,迷雾,02只着单薄的白裙,青色的双目直直把他盯住,不知烈焰还是火球岩浆浇筑成她血红的躯壳,她的赤足踩过干枯萎缩的落叶,蔓延凸起的树根,双手握住的十字架反射出寒光直入双眼,后凌厉一转,16冲上去打飞了它。02疯狂地揉乱了头发,尖叫着跪在他的皮靴旁,又猛地扬起头颅,颤着嘴唇问他,我是不是一个好女孩?16也跪下,使劲地拥吻她。末了,16说,我爱你,02。现在我来接你回家。

雷雨夜里我无法安眠

原作:排球少年!!
CP:研日研
合宿时期
与其说是写CP,不如说我只想写这两个宝贝。我爱他们。

当日向翔阳发来今晚第一条信息的时候,孤爪研磨正藏在被窝里,准备一鼓作气通关那款新游戏。孤爪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这振聋发聩的雷声中间感受到手机在枕旁轻微的振动,翻过身子,借着最低亮度瞥到了来信人,不由自主地“哦”了一声。本想着再伸长些脖颈瞧瞧内容,手机却不合时宜地熄了屏。他讨厌被吊胃口的感觉,懊恼起以后应该把间隔时间调长一些才行,就立刻调整成更舒服的姿势后准备速战速决。哪知方才片刻的分神魔王就偷袭得手,掉了两格血的“他”在界面上闪烁,意外的和闪电突如其来的恐吓对上了节拍。

当夜逐渐归于寂静的时候,研磨勉强靠最后一条命打爆了魔王的头。黑暗中长时间的用眼令他有些不适,他同样也急需新鲜的空气驱散闷热。他收起游戏机,轻手轻脚地敞开微微被汗濡湿的凉被,把粘在脸上的发丝挂到耳后,撑着上半身坐起来。这之后五官才带来信息,慢慢涌进他的脑海:眼睛睁开闭上都是一样的颜色,雨后特有的清新钻进鼻腔,远远地传来一阵蛙声,房间里只有队友轻微的鼻鼾和翻身的声音。孤爪曲起手肘缓缓缩回被窝的当儿,他感觉到旁边背对着他的黑尾动了一动,嘴头哼哼着什么,吓得孤爪压住了呼吸,悬在半空中的瞳孔死死地盯住发小,祈祷着他千万不要再有下一步动作——他不想被抓包然后被说教,把日向无视太久也会有罪恶感。然而比这更糟的是,对方转了个身,睡脸展露无遗。孤爪开始不敢咽口水,更放慢了缩回的速度,终于握住手机背对着黑尾躺下了,颤巍巍地舒了口气,把头埋到被窝里去,终于得以放心划开手机屏幕。

距离翔阳的第一条信息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研磨抿了抿嘴,失落感像反复的海浪冲打在心头。他立即回复他:我也因为雷雨天睡不着觉,没能及时回复你真的很抱歉。毕竟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研磨不指望对方马上回复,让他等上半个小时也甘心。他掐灭了手机屏幕,脑子里开始天马行空。他甚至都可以想象到,翔阳给他发消息的时候一定是侧着身子,没精打采地用翻盖手机的九键打字,为了等他的回复,就把那老手机放在枕边,疲劳却热切视线全都聚焦在那小小的屏幕上,也许还跃跃欲试,要在它亮起的瞬间握住它;谈及他拿手或感兴趣的话题时,他一定会腾地坐起来,或者是撑着胳膊肘趴在床上,手指把按键打的啪啪响。研磨之前听到乌野的队员和黑尾吐槽过,他们队有个半夜不好好睡觉的家伙,他经常在起夜的时候看见泛着微光的翻盖机后面直勾勾的橙色眸子,还有明显无法抑制上扬的嘴角,那样子看起来有些困乏,但是很满足,还真让人不忍心打扰。孤爪不住地叹了口气,他本人是夜猫子,睡眠也非常少,虽然翔阳精力相当旺盛,但是晚上不好好休息是绝对不行的,一会儿一定要好好地告诉他,白天聊天也没问题的,我少打几局游戏就行了。

锁屏壁纸上的他和日向突兀入眼,研磨拿起手机。

虽然现在雨停了,但是我也还没有睡着。研磨研磨,你有听见青蛙在叫吗?

嗯,从刚才就有。

这么巧!说不定是同一只哦!嘿嘿~

翔阳的笑容尽管只出现在脑海里,但是它灿烂地好像能点亮黑夜。研磨无奈地笑了笑,对方紧接着又发来消息。

研磨研磨,你说青蛙多好,想叫就叫,多自由。不像我,无论什么时候都想打排球,但是从来不能想打就打,初中的时候是没人陪,高中的晚上也要锁体育馆,现在又是半夜里,大家都在睡觉,真难受!

呃,其实青蛙也不好,因为它没法打排球!哈哈,它只能羡慕我们!

翔阳你真像个小孩子。

研磨,我真的很喜欢打排球。我喜欢在顶端的景色。虽然我们赢了白鸟泽,但是我总觉得没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高级土壤出身的牛岛说,下次要打败混凝土的我们。但是你放心,研磨,多少次多少次重新来,乌野只会赢!!

我知道。

排球是六个人的奇迹,可是作为其中的一员,我还是不强大。我要拼命追逐小巨人,我想要快快变成王牌。我不怕强大的对手因为我们六个人就很强大家都很强全国大赛我们还想垃圾场对决我肯定也不会输给研磨你的所以我 怪人快攻 小巨人 赢了青城白鸟泽 还要

研磨通过那没有标点符号和没说完的话,断定翔阳是困急眼了。他还没来得及劝他别再熬夜呢。

翔阳,快点睡觉。

快点睡觉,以后都不要熬夜。

希望你听了我的话,翔阳。晚安,明天见。

研磨揉了揉眼睛,准备关机,犹豫了片刻,觉得话还没说完。

我觉得,只要翔阳想要做,翔阳就可以做到。

毕竟你是翔阳啊。

单细胞笨蛋恋爱

原作:排球少年!!
CP:影日
四川话+流水账预警,慎,但是写完觉得开心

日向翔阳第一百六十三次跟影山飞雄比赛哪个先冲到社团活动室的时候输了。日向天生又是个不爱服输的娃娃,非要气冲冲地指到影山的脸怪他抢跑,影山也不吃软,打直了腰杆往日向面前一杵,企图用身高压制对方,黑起个脸瞪到他说,哪个喊你哈戳戳嘞还绊到起了!小学生都不得犯这种错!日向更是不安逸得很,你都赢了我了还辣么歪!不就是以后给你买一个星期酸奶嘛,有啥子了不起嘞嘛!然后马上就狠狠地拍了拍胸脯,我们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影山心头高兴眯了,但是他不说,还得寸进尺地补充,我只喝类家手工老店嘞原味酸奶!日向听了更是气遭了,先不说影山一个男娃娃家居然还辣么挑三拣四,那家老店他听班上女生些讨论过,味道是相当不错,但是他家在城这头,类家老店在城辣头,骑自行车都怕是将近半个小时。影山飞雄!你嗦你是不是故意嘞!我家本来离学校就够远了,你是不是成心不要我睡觉了!老子管你辣么多!搞快换衣服打球了!

......

日向翔阳虽然很不甘心,恨的牙痒痒,但是在下定决心以后要让影山也吃这种苦头之后,还是定好了五点的闹钟。骑车出门的时候,街巷头一个人都没得,白云一条一条的,软塌塌地巴在天上,这座城市才打了个起床的豁嗨,微风摸过他橘色的短发。总得来说,日向的心情还是不错,大概就是因为清冷新鲜的空气总是让人精神舒畅,嘴里头哼哼唧唧出不成调的曲子,等到单车飞快的俯冲下坡的时候,音符又变成了惊呼。

等到他停好单车,走到店头看到挂钟显示快六点了。还早,反正晨练是七点半,不慌不慌。不过这家老店生意确实是好,大清早就有好多人已经在等到排队了。小伙子,手工原味酸奶要了两杯哇!不过常温的卖完了,剩下的全是冰镇了,再做可能还要多等一哈哦!要得嘛,那我等到。影山那次一口气干完一瓶冰水,后来痛到直打滚的画面还在他的脑海头盘旋,他告诉自己,他这样做才不是因为关心那个傻逼,只是怕他生病来不到训练,乌野这个队伍不能少了这个实力派的二传。他回忆起进入高中社团以来场场惊心动魄的比赛,他们两个欢喜冤家却一直在同心协力,在同甘共苦。傻逼影山说,只要他在,我就是最强,我晓得他不是在吹牛,我也敢对他说同样的话。我们要赢,而且要赢的漂亮,乌野才不是啥子飞不起的乌鸦!也不是没落的豪杰!下次要是还碰到白鸟泽,我跟影山,我们乌野,肯定还是不会输给他们!上次菅原前辈提到的那个新招式我跟影山还是没咋个配合好,但是我大人有大量!我不得再跟他两个吵!问题到底是出在哪儿喃......影山老是说我基本功还不扎实,我也在慢慢努力调整嘛!哪个跟他一样天才!居然还收到了全国青少年合宿的邀请函,真的是羡慕死我了!又可以跟高手些过招了!好安逸哦!......

日向还没开始盘算到时候要让影山啷个报答自己的恩情,常温的手工酸奶已经递了过来。他跟老板挥挥手,走出了店铺,没注意到一个小时又过了。自己拧开一瓶,喉咙一仰,咕嘟咕嘟全下了肚。哇,好巴适!但是跟别的酸奶比起到底好在哪儿,他托到下巴想了半天也说不清楚,最后草草下了个结论:只要影山喜欢就对了嘛!他把酸奶轻轻括到书包头背好,把衣服弄chen(一声)展,跨上单车才往学校走。至于最后搞错路线错过了晨练,反而挨了影山锤就是后话了。

灯光在水面上留下抓痕,需要耐心等到拂晓,伤口才能痊愈。入夜城有不眠人,窗帘拉上造成黑夜,心口打开,把痛苦抑郁统统掏个干净,把它们和废纸团同等对待,扔进一无所见的黑暗里,擦干自己留在脸上的水渍,再耐心等到拂晓,伤口就会痊愈。

1 / 4

© 沉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