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后回忆梦境

洧瓷:

ooc,俗气

        梶裕贵把喝的烂醉的下野纮丢进他家浴缸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幸好这个麻烦鬼酒品还不错,没到处乱吐也没发酒疯——除了回家的路上倚着梶哼哼唧唧,把“梶裕贵”三个字硬生生编成了即兴歌曲而外。梶觉得这家伙真是聒噪得很,嘴上说着干脆把下野桑扔到河里漂回去,结果还是由着对方的性子胡来,只是在揽着他肩膀的手臂上多使了点劲。不灭的灯火抹杀夜幕成为永昼,造就不眠的城,梶裕贵贴着臂弯里的人的身子,歪歪扭扭地走出另一道蜿蜒银河,没料到对方醉眼猛抬,星光直入双眼,把梶吓得不轻,嘀嘀咕咕一阵便打嗝不止,梶听着却没来由地觉得踏实。

        梶裕贵别开眼没再看对方的脸,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因为蹲的太久而麻软的双腿,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离开了浴室,摸着黑把热水器调到合适的档位之后轻车熟路地打开了电视。荧幕微弱的光柔和地撒在他脸上,遥控器的操纵者面无表情地看起午夜档重播的爱情故事。男女二人伫立在喧闹的街角,女主角泪流不止,以至于直接掩面躬下身,苦苦哀求男主角最后再吻别她一次。既然不愿意,何必强求呢。梶看倦了,跳过搞笑艺人的新作和明星闯关节目,最终定格在死板的天气预报上。女播报员平静地叙述着今明两天均有雷暴大雨,出行请注意安全,声线毫无起伏,衬得整个屋子诡异的静谧。听者沉默地盯着反复出现的雷电动画,突然起身按了注销键。

       不出梶所料,这个醉鬼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衣冠不整,脸颊发红,双目禁闭,双臂都无力地耷拉在浴缸外边。梶裕贵叹了口气,先把两只摇摇欲坠的帆布鞋给他脱下,接着是袜子,卫衣和牛仔裤。梶也惊讶自己并没有因为把前辈剥光而产生羞耻感,他挽起白衬衫的袖子,打开花洒试探水温。也许是这一系列动作,又或者是突如其来的另一种不太令人安心的触感惊醒了下野,他迷离着眸子就扑腾着要起来,结果水花溅了对方一身。白衬衣褪了色,湿答答的,害羞似的紧紧贴住梶的肌肤,最本真的肉体的颜色渐渐晕染开来,颇有几分诱人之感。下野不知道是不是把水花也溅进了梶的眼睛,否则它们看起来怎会这样湿漉。对方的动作没有停顿太久便把他从浴缸里拉起来坐好,然后举起花洒打湿他的头发。下野愣愣地由着梶摆弄,过量洗发露产生的泡沫一股脑钻进耳朵去也没作出反应。

        说是没反应,那自然是不准确的。梶裕贵自然不会忽视掉下野红透的耳根,忍不住笑出声来,低下头去仔细地为他清洗起耳朵。手指所到之处,目见的炽热的赤色更加倍一分。梶觉得自己也不大对劲,呼吸心跳不自如,鼻息颤巍巍地喷洒在下野的耳廓。下野更是坐不住了,努力挥开暧昧蒸腾的水汽,扯住始作俑者的手腕就把他往浴缸里带。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梶君。下野不想承认对方手掌按到自己大腿的时候自己已经浑身酥麻,只是侧仰过头,颇有几分得意地露出虎牙。他感受到有水滴啪嗒啪嗒滴在腹上,紧接着是皮肤的温度和触感,且一路向上来到胸膛。下野预感到这时候低下头去看他必将完败,也怕过分疯狂的心跳声和来回滚动的喉结出卖他,手忙脚乱地想要把身上的人推开。

        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梶裕贵滚烫的视线在下野紧致水润的脖颈与浴缸的白壁之间飘忽不定。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他只知道这水雾把他弄醉了。梶克制住了莫名想要吻他的欲望,腾地站起身来跨出浴缸,带出的水撒的到处都是,拍在大理石地板上,淤积成一小摊,好像永远也化不开的样子。白衬衣牢牢地粘附在他身上显得有些沉重,下野无端觉得这个背影有些寂寞,也预备起身,最起码给他找一件干净的衣服,给他擦干挂着泪滴的发丝。

        我什么也不做,下野桑。洗澡还是由你自己来吧。晚安。

        梶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回头,突如其来的闪电在他关掉浴室灯之后骤然登场。下野看见了梶的黑眼睛望向了自己。


我就说怎么感觉最近忘记了什么大事情呢,原来是美丽死藤茶还没repo,请原谅这个健忘老年人8(
p1 我的心情
p2 美丽封面,真的特别精致呜呜,摸起来也很舒服(?)其实不只是封面,整本书都装帧排版很精美!!
p3-4 摘选了 @ANRIO临川 美丽临临和  @稚野 美丽久川川的美丽文字!!两位的作品一如既往的非常棒呢!赞美的话我就不赘述了。我爱你们!!!(大喊大叫)
p5-7 画手老师们都太厉害了!我尤其想要赞美性转芥!555仿佛是天堂里掉下的天使美少女(黄豆可怜.jpg)

总的来说,死藤茶真的是一本很有收藏意义的本,我拍照技术和形容能力实在有限,完全表现不出它的美好呜呜呜呜!感谢所有为死藤茶付出了努力的老师们!!!(大力飞吻)

@观火光 可爱鱼鱼生日快乐!!!🎆🎆🎆
抄写了鱼鱼的美丽文字!!!希望她平安喜乐🌸以后也要多多一起play鸭🙌🙌🙌

关于我

如果您能看完,不胜感激。
您好,我是辞朝(zhao),不高冷欢迎勾搭。请别见外,随便取一个字喊就行。大多数朋友叫我辞辞,其实我是霸道总裁(
不妨多来小窗敲敲我!长期开放约字中,手写子博 @玉生烟 记录爱情的子博 @慕晚 发病记录博 @洧瓷
主业咸鱼,副业写文。本博会出现:同人文(稀少+cp杂),秀恩爱 @向晚 ,日常感想(会删除),慎关

近期:
声优:Kaji病晚期患者。梶下可逆不可拆(你只要吃这对我们就是朋友!!好感度+N 我可能要天天缠着你)
小英雄:绿谷出久厨,推轰焦冻。主食出左,胜右,谢绝胜出及非亲情向出欧出,主产轰出轰

基本淡出:
宝石之国:推月法,钻石。cp无雷
凹凸世界:雷卡。谢绝安雷
文豪野犬:推中岛敦。cp无雷

只吃不产(目前):
进击的巨人:团兵,谢绝利艾利。永远祝福幼驯染组
HELLSING:阿卡多和安德森,队长和女警
博多豚骨拉面团:推林宪明。吃马场林
暗杀教室:业渚,千速,业秀
魔法少女小圆:推巴麻美。吃圆焰
DITF:鹤望兰组
etc.

其他推单人:fz saber,KLK缠流子,弹丸论破雾切响子,玉子市场常盘绿etc.

V家推gumi巡音,中V推心华和星尘。喜欢coldplay,米津玄师,泽野弘之。

其他的想到再补充!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请多指教!!!✨✨✨欢迎私信❤️

玉生烟:

大家好!想说的都在这里面了!请大家多多指教!本博中所有图片均可参考✨✨✨


3,2,1,Misty

       


        这并不是梶裕贵第一次要来吻我。所以在他颤着睫毛凑近我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地闭上了眼睛。方才映入眼帘的画面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中投影成彩色的像——为了捉弄彼此而互相撩起泼洒的水附在他身上,自上而下,顺着饱满流畅的肌理舔舐着他,室内温泉的灯光一股脑地往他身上撒,而后才折射进我的眼球,明晃晃的让我有些恍然,只记得呆板地把这诱人的模样烙在大脑皮层里。棕黑的发顶我抚摸过,柔顺却不柔软,一如他本人。我再来不及思考我看了他的唇吻了多少次酒杯,单薄的凉意已经温柔地覆盖了上来。温泉没过膝盖,若有若无的水汽平添一份暧昧,我们喷出的气息有节奏地拍打在彼此脸上,我猜他脸颊的颜色也与他血管里涌动的颜色相仿,否则他的呼吸不会比我还要急促。

        我并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了撬开人家的嘴。一向好好刷牙的我也许本不应该感到慌张,可是当他的舌与我的虎牙缠绵不休时,我还是忍不住抖了一抖,脚趾也蜷了起来。我脑袋昏的像一团浆糊,偏偏在他大举进攻的关头回忆起第一次的吻。是他说要到京都鸭川散步,是他弯着眉眼凑到我耳畔嘀咕着“这里尽是情人呢”,是他明知我心生羞涩还硬要握住我的手,说要带我跨越无尽的人群去往充满谜团的未来。我鬼使神差地点头,大半是因为他眼底的星尘迷惑了我,害得我不仅第一次要为两个人划船,还第一次接下了一双颤巍巍,湿漉漉的唇瓣。和他呆在一块儿,我不得不尝试更多,从中学到更多。我知道他认真又上进,即便我像个废柴前辈,也不会甘心输给他啊。

        我正欲回敬,不料嘴唇处突然传来一丝痛感,我赶忙睁开眼,直直坠入他的星河。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我,我竟产生了即将被野兽捕食的错觉,接吻都能分神到这种程度吗?下野桑真不愧是前辈呢。我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辩解,只顾瞎嚷嚷着裕糖裕糖你听我说我没有我真没有,并未注意到他的左手已经扶住了我的腰。

        梶裕贵压根没听,否则他不会直接抵上我的额头,用眼神示意我闭上嘴巴。我预感到有些不妙,急急慌慌答今天的温泉算我请你,你可千万别生气。他还是忍不住勾起了嘴角,那对小括弧很讨喜。他调皮似的顶顶我的鼻尖,问我是否还记得取昵称的那期Radio Misty。怎么可能忘记?前辈面前我们都说漏嘴过啊。但那时候你还不愿意,不情愿得很呢,结果一叫又叫了多少年啊。他没再说话,我也不接,也不看他,自顾自别开脸,热腾腾的雾气钻到我的眼珠里。对方又猛地凑上前来,恋人的脸庞猝不及防地放大永远使我措手不及。那你还打算喊我多久裕糖呢?回答我。 等等,别着急。他移开封住我嘴唇的指腹,我没来得及解读他眼里的狡黠,就感到腰上一股不可抗力,直要把我带到温泉里去。我听到他说,来,三,二,一  ——

       我在温热的水里睁开眼睛,看见我的恋人再次向我而来。他的发丝仿佛一根根化在水里,热切的脸庞却始终如一。我欲去拥他,他微微摇摇头,咧开嘴笑了起来。一切仿佛又清晰了起来,我上前去握住他的手,在他说完misty之前先封住了他的唇。


'这辈子第一次有人给我画画呜呜呜呜呜我已经神志不清了,已经说不出落落和这两人的好了💘💘💘激情亲吻落落😙😙😙以及久生日快乐!🎆

山花粟子:

雪国旅客自白书

是阅朝朝( @辞朝 )的《雪国旅客自白书》有感,是轰出

以及小久生日快乐!

那英雄是在日出时刻降生,无需任何人为他加冕。我看见他的血液里涌动着闪电的颜色,永不暗淡,永不失色,永不熄灭。他的眼中将要卷起绿色的飓风,却不是为了毁灭而来。横空出世的英雄啊,千千万万只金号角为你鸣响,荒岛上终于迎来了黎明。
我见你心如见明镜,我知道你会走的更高更远,直至世人永无法企及的高度,而不是如我就此陨灭。

1 / 4

© 辞朝 | Powered by LOFTER